学校文化重建个案研究——N中学校本变革解读(下)
发布时间:2013-01-07 浏览次数:

 作者: 谢翌 

2007-12-17

  N中学关注学校文化的影响,以校本学习化行动催生教师的学习文化,对整个学校文化产生辐射作用,进而重建学校文化。基于自主发展教育模式的相关理念,学校建构了一系列校本学习策略:以课题为载体,带进了跨校协作、与大学或研究机构协作研究的教师文化;以研究性学程实施催生师生共同参与研究的教学文化;以校本行动研究催生研究文化,在指导和参与学生的研究性学习中发展师生交往文化,在团队学习中孕育合作文化,在教研结合与相互的教学观摩中形成反思文化,从而催生了以研究、合作、反思为主要特征的学习文化。

 

  2.自主发展教育模式:倡导自主、合作性的优质学习文化

 

  为了更好地推进学校学习文化建设,学校从教和学两条路径上进行了改革:在学习方面,实施了研究型学程;在教学方面,推进了学科教学与教师行动研究的整合。

 

  本模式强调教师专业化校本行动研究与学生的研究性学习活动整合。把自主发展作为师生和学校共同发展的平台。在学生层面的实施中,学校以年级为单位,坚持每届以初一为起点,三年为周期,一个年级带动一个年级,滚动发展,螺旋构建,从而创造一种独特的学习文化。对于教师专业发展方面,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一是以校本学习为主,实施准校长培训计划,培养领导型教师,构建自主管理模式;二是以在自主活动中育德在研究性学习中育德为特色,构建自主发展德育模式;三是以研究性学习活动为载体,以研究意识、研究能力的学科迁移为方向,以自主——合作探究为路径,构建自主发展教学

 

  3.以发展为本,实施文化管理策略

 

  企业管理的全部历史大致经历了经验管理、科学管理、文化管理等三种管理模式的历史迭变。孙鹤娟教授指出,文化管理是管理发展的最高境界。我们可以从以下一些活动来说明其管理的主要价值取向:一是打造共同愿景。通过开展学校教师沙龙,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与创造性,先后经历了5轮的研讨与修正,建构了学校教师所共享的愿景;二是建设学校共同语言。借助各种教师会议或师生会议,不断宣传学校的教育变革,让这些理念深入每一位师生人心;三是重视发展为本的学校制度建设。围绕着发展这一主题,即以促进学生、教师和学校的发展为主旨,制订一系列相应的学校制度;四是抓好课外活动、仪式与典礼的建设,形成学校文化管理的统摄力。

 

  4.科学对待差异,实施分层教学和阶梯法教学的整合

 

  为了贯彻因材施教、尊重差异的原则,学校引入了两种教学实验,即分层教学法和阶梯教学法,两者相辅相承,这对于照顾学生的个性差异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校本变革中的问题

 

  N中学作为一所普通中学,学校领导为学校的发展尽了最大的努力。从转制、撤离小学部、合入他校初三级,从一所子弟学校转制为公立学校,作为一名新来的校长,敢于进行这样的改革,实属不易。笔者在该校进行了不间断的观察与访谈研究,试图从各个角度去解读学校的深层文化,体验校长的压力与阻力。

 

  由于学校所采用的变革多是借鉴外来的经验或模式,二方面存在教师对变革的理解问题;另一方面存在模式适用的条件问题。主要表现为以下几方面:

 

  一是以校为本的变革遭遇到了文化适应的问题。这也许是学校变革成败的最为重要的影响因素。根据笔者的访谈分析,像多数学校一样,目前学校主要存在三种力量:一是改革派。主张以全新的理念来推进学校的改造,突出发展的价值取向,改革传统的教学方式和学校运作传统。他们主要是一股新来的力量。主张以一种新的学校文化冲击旧有的文化。二是传统派。学校中的这一股力量主要是学校原有的力量组成。他们反对学校激进式的变革,从感情上珍惜学校原有的荣誉和特点,认为应该发扬学校已有的一些良好传统。三是观望派。主要是年轻人,他们很难对学校的发展做出判断,因而并不想卷入这两种力量当中。根据个别教师的概括分析,这三种力量在全校教师中的比例分别是:20%20%60%

 

  学校近几年的变革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成效,从一定程度上触发了教师参与学校变革的积极性,但更多的教师认为没有从中得到直接的好处,所以他们真正参与改革的积极性不高,更多的是采取了应付的态度。具体而言,教师对学校当下变革有这样一些看法:

 

  有教师提出,在现行评价体制下,我们没有变革的必要。因为变革得不到上级的认同,而且变革的成果具有隐蔽性,所以即使有所成功也是徒劳。基于学校现行的评价体制,现在最需要的是提高学生考试成绩,从而扩大学校的知名度。这是教师现实主义态度的一种表现。

 

  不少教师指出,目前学校改革的理念非常新,具有前瞻性和时代性,确实非常好,但对于这样一个层次的学校有些遥不可及。他们认为现在的改革有些高估了教师的能力和学校的文化环境。

 

  不少教师对学校的改革表示无所谓的态度,认为学校改革实施还是不实施与自己关系不大。

 

  部分教师认为,由于学校改革过于激进,过分重视改革,而相对地忽视了学校应该做的,如对教学成绩的关注不够,对学校的传统否定过多,影响了一些教师的态度与情绪。

 

  不管怎样,学校的变革方向总体上是对的。但变革究竟要走多快,还需要慎重考虑。此外,让更多的教师理解变革,提高教师关于变革项目的认识还是非常重要的。在坚持变革的同时,也有必要关注学校传统的保持,但这不能成为反对变革的理由。学校之间还需要共同协作,特别是领导之间,要更多地从学生利益出发,从学校发展出发,打造共同的愿景,领导学校的发展。

 

  二是引入的变革往往容易被扭曲,为我所用。许多理论层面所设计的研究,在现实的学校文化背景下往往被弄得面目全非了。许多教师不顾原有研究的根本旨归,如N中学教师打着分层的幌子,做着许多违背教育伦理的事情。他们更多的是为了追求升学和分数,因而突出强调学生的层次与差异;他们不是把学生个体看作是一个动态发展中的人,而是把层次当作标签,有意地制造区隔。由于教师们在实践分层的过程中操作不当和过于模式化,未能关照学生的动态发展,从而伤害了许多学生。如N中学以分数为标准,分出了重点班与非重点班:先进生与后进生等。这种分层并不是基于对学生的全面了解,只是以学生的考试成绩作为单一的尺度,所以的分定并不具有科学性和合理性。

 

  三是深层变革难以实现。变革具有不同的层次,行为层面的变革容易实现。然而,文化和信念层面的变革却很难实现。比如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如何成为学生的一种自觉行为,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仍然需要学校文化的支持。

 

  四是教师对于学生的发展缺乏耐心,急功近利。比如研究性学习持续的周期较长,学生和老师的研究热情很难保持到最后。多数学生在开展研究性学习的初期大都是热情高涨,但是,随着研究的不断推进,遇到的困难不断增多,热情不断减退。

 

  四、更多撞击:转型性变革路漫漫

 

  学校相对它的厂校时代,相对于它封闭的过去以及工厂附庸的身份而言,它走上了主动变革的道路。厂校的特殊身份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学校办学的自主权,而且是时代的特点所决定的。现在,她在正确办学理念的引领下,走上了一条转型性变革之路。在这条变革的道路上,有困难也有希望,这正是变革的本义。变革会给学校教师带来阵痛,但也许此后就会有新的幸福体验。

 

  通过访谈,我们了解到,N中学在进一步的发展中既存在积极因素也存在消极因素。其积极因素主要表现为:学校年轻教师多,潜在的变革力量大;作为学校领导的核心,校长有着出色的办学理念,能够关注学生的发展,关注教师的发展,关注学校的发展;学校还有相当一部分教师认同校长的理念,并支持学校的变革。当然,对变革持反对意见的教师也有不少是出于对学校和改革的爱护,担心变革太快或不当会给学校带来不良影响。他们的意见也许是调整改革力度与方向的重要参考。

 

  但N学校文化中消极的变革因素是主要的。教师之间的合作关系或者说不良的教师文化往往是影响学校变革的重要因素。一方面,学校的派别主义文化从某种程度上分散了学校发展的合力,影响了学校变革的进程。另一方面,学校的个人主义和现实主义教师文化也是影响教师变革态度的重要因素。他们得过且过,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特别对于某些年龄较大的教师,他们缺乏上进和发展的动力。此外,还存在从私己利益出发的个别教师利益团体,他们反对变革的开展,甚至害怕变革影响他们的既得利益。

 

  真正意义上的变革是文化的变革。深层次的变革自然会引发许许多多的文化冲突。未来的变革途中,学校还将遭遇更多困难。虽然据z校长估计,学校已经走过了文化撞击的关键时期,学校也开始走出了低谷期,而且教师对变革的支持态度也是非常明显的,但是文化的变革不是一夜之间就可完成的,它需要经历一个很长的过程。

 

  由于实行校长轮岗制,校长一旦轮换后,学校的变革政策是否能一如既往地执行?变革的持续性如何保证?这正是学校多数教师所担心的,可能也是让许多教师持观望态度的主要原因。由于学校存在山头主义文化,教师们都会慎重选择自己的立场。他们担心,要是校长轮换到其他学校,变革还能不能保持?如果无法确定的话,现在所做的一切会不会是徒劳?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校长轮岗制的不足。教育是一项长线工程,任何一项教育改革都需要足够的时间,是不可以急功近利地去作判断的。如果改革一旦中止,学校便又回复到旧我,以后改革的启动所遭遇到的困难可能会更大。改革的失败经验会强化这样一种错觉,即学校改革只不过是一阵运动而已,就像我们过去的教学法改革一样,改一种扔一种,最终还是回复到以传授——接受教学为主。这样一来,未来的学校改革将有可能遭遇到更大的阻力:学校保守的传统是变革最大的阻力;变革失败经验的阴影带来了教师抵触变革的情绪;变革的不可持续性影响了教师投入的积极性;对教育变革所形成的传统信念的强化,致使部分教师看不起乃至抵制变革;教育理想的遥不可及使得教师对变革失去了信心;变革领导核心的不稳定性使得教师变革立场不坚定,等等,这些潜在的影响因素将可能导致学校变革遭遇到更多的撞击。但变革永远是学校发展不可逾越的路径。

 

  因此,对学校变革实效的评估,无疑是教育行政部门和教育部门应该关注的重要任务。通过对学校变革的深描和评估,一方面有助于学校正确认识当前的改革,明确学校的发展方向,另一方面有助于积聚变革的智慧,了解学校变革的过程和影响因素,更好地领导学校变革。

 

  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课题新课程背景下城乡教师文化个案研究(项目批准号:EHA060207)、江西省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重点课题教育变革背景下的中学教师文化个案研究(项目批准号:06ZD012)和江西师范大学校级课题学校文化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研究(课题编号:1888)的研究成果之一,主持人:谢翌。

 

  *本文的撰写是基于两年多来的学校实地观察、与教师们的集体或个别访谈以及频繁的通讯联系,倾听了大量关于学校改进和教师发展的故事,同原N中学z校长进行了多次的讨论和交流,并参考了N中学课题组所有教师的文章以及学校的各种文档,在此一并表示诚挚的谢意!